揪心!年赚216亿,却被扫地出门,连马云都敬佩的商业奇才,竟被自己的面子逼上绝路!

来源:创日报(ID:chuangribao)


最近,各大手机品牌的营销大战,

令人眼花缭乱!

OPPO陆续签下陈伟霆、迪丽热巴两大当红鲜肉,

华为也没闲着,

找来胡歌为荣耀9代言!

据说还会推出仙剑特别款。

 

每天只有3分钟时间吃饭的雷布斯,

为了自家的小米四处奔波,

这次更是直接登上了《奇葩说》

 

在代言人大战的硝烟里,

创哥不禁回忆起自己用的第一部手机,

小灵通


没有大咖代言,也没冠名综艺,

就这还得火到要托关系才能买到。


巅峰时期甚至有9000万用户,

只要你手里揣着一部小灵通,

大概是那个年代最时髦的事情。

 

小灵通的成功,缔造了一家市值近600亿,年收入216亿的商业巨头。


但其背后的创始人,却被逼斩断了他跟“小灵通”的关系,跟12年的合作伙伴割袍断义,最后被赶出了董事会。


今天创哥就来扒一扒 “小灵通之父” 吴鹰的故事。

 

三观超正的热血少年,饿肚子也不能丢了中国人的尊严

1985年,吴鹰带着30美元,坐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开始求学之路。26岁的他还没有走出青春期,热血、爱国、不怕吃苦、是吴鹰做事的原则。


刚下飞机,吴鹰就遇到了一个美国小女孩,女童一手举着饿的皮包骨的非洲难民照,一手托着捐款箱眼巴巴的盯着吴鹰,希望他捐2美元。


吴鹰本来还有点犹豫,毕竟他全部家当才30美元,但当听到小女孩原来是把自己当成了日本人时,吴鹰立马掏出了2美元,并且认真地告诉小女孩:我是中国人,但中国人更有爱心。


2美元没了可以再赚,

但中国人的脸说什么也不能丢。

钱是捐的潇洒,但生活却很残酷,举目无亲的吴鹰只能从最苦最累的搬运工做起,为了吃饭,只要能挣钱的杂工,吴鹰基本做了个遍。


做搬运工时,吴鹰和一些越南难民、国内偷渡客在一起,每天承受着繁重的体力劳动。有一次大家都休息了,老板却让他进仓库把粘在老鼠胶上的死耗子抠下来。

千辛万苦跑到美国,难道就是为了干这活?吴鹰一边清理着死耗子,一边暗下决心,将来一定要咸鱼翻身。


1986年,吴鹰终于进入了梦寐以求的贝尔实验室,那个一个缔造了现代科技半壁江山的地方。那里不但有诺贝尔奖获得者,还有一流的科研条件。

贝尔实验室


工作几个月后,发生了一件事,彻底给了吴鹰一次震撼教育。


在一次接待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电讯代表团时,美国人为了限制中国,故意把很多专业问题回答的模棱两可,吴鹰看不下去自己的同胞被糊弄,本想开口,却直接被boss赶出了实验室。


这件事不禁让吴鹰想起了当年机场的小女孩,以及打工餐厅的老板。中国人在美国竟被如此歧视,他意识到:中国人一定要自强,一定要有真正属于自己的、领先他人的东西这样,人家才能真正看得起你。


于是吴鹰出来创业了,1995年UTstarcom公司问世,同为留学生的陆弘亮成为他的合伙人。


靠着当时颇为时髦的“电信+中国”的概念,UT斯达康赚得了第一桶金——软银总裁孙正义3000万美元的投资,这也是孙正义在中国最早的投资项目。

电子时代大帝 孙正义

买下国企看不上的“落后技术”,赌出一家600亿的商业巨头

作为通信专业的留学生,吴鹰敏锐的发现,国内通信市场潜力巨大。


虽然当时国家通信设施落后,产业环境不成熟,但别人眼里的差距,在他眼里是创业的机会:要知道90年代初中国个人电话普及率只有1.7%,但假设中国发展到50%的普及率,就是一个6亿人的市场!

90年代的电信营业厅永远挤满了人


瞄准通信这一点,吴鹰把技术和理念装在脑子里,带着团队,回到了国内。


当机立断,敢赌敢拼


1996年,回到国内准备大施拳脚的吴鹰,碰到了他的贵人徐福新。


当时,移动已经从电信分拆出去,带走了移动业务牌照。而电信急切需要一种新的产品,跟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竞争。恰巧是浙江余杭市邮电局局长的徐福新,去日本考察时偶然发现了PHS技术(小灵通)。


徐福新回来一汇报,电信领导就像挖到了金矿那样兴奋。赶紧让徐福新去和多家国际通信巨头联系,想要合作开发。

 

可谈了一年多,这些通信巨头都嫌弃小灵通技术落后 (2G网络,功能单一且质量不稳定)当时华为、爱立信在认真做过专项研究之后,也决定放弃。


大公司不愿意做,小公司又没能力做,而吴鹰却当机立断的买断了这项技术决定斥资数千万发展小灵通业务。

 

吴鹰的算盘打得很精,首先,小灵通成本很低,看起来像手机,用的却是固话的网络,发射功率很低,仅有10毫瓦,一台小灵通只要几百块,资费还比手机便宜80%。

  

这对于当时还用不起手机的中国群众来说,小灵通的魅力无疑是不可阻挡的。他觉得,只要对老百姓有实实在在好处的东西,技术和市场需求能有机结合,这事儿肯定能做成。

结果吴鹰赌赢了。2000年3月3日,UT斯达康在美国纳斯达克成功上市。登陆当天,股价一度高冲到73美元,涨幅278%,公司市值瞬间膨胀到70多亿美金。


2006年底,国内小灵通用户已经达到9300万,海外小灵通用户超过700万。

 

2006年苏州抢购小灵通景象


成功后的膨胀,他把自己逼入死局,众叛亲离

虽然小灵通给人们带来了巨大的便利,但相信用过小灵通的用户都有相同的抱怨:信号不好、不能漫游、功能单一,出了市区就没信号,车速超过40公里通话就断断续续。


因为信号差,小灵通还得了个外号,叫做“喂喂操”,也就是说人们用小灵通打电话,通常都是——“喂....喂.....操.....什么信号?”

 


所以,一旦人们用得起手机,小灵通被淘汰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可吴鹰这时候在干嘛呢?这个一手缔造小灵通奇迹的人,正沉溺在无数赞誉堆出来的温柔乡:


他跟马云一起,

出现在央视创业大赛的评委席里;

 

参加各种名人派对、

是财富论坛最容易邀请的坐客嘉宾;

 

出名后的吴鹰成为了媒体和公众注意力的中心,

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犹如站上了世界之巅;

 


想要依靠小灵通施展更大抱负的吴鹰,这次却载了一个大跟头。随着新技术的出新,小灵通的业务如多米诺骨牌般迅速倒塌。


而雪上加霜的是,公司陷入了严重的内部斗争。股价一挫再挫,亏损无边扩散,陆弘亮和董事会眼睁睁看着曾经高高在上的公司股票,如今变得如同大白菜一样被低廉抛售,心中自是焦虑万端。


2006年,吴鹰被迫黯然离职了。

 

单一的市场、单一的产品是很危险的,尤其对做高科技产品的企业而言,而吴鹰的偏执,把自己逼上了绝境。


这时候的“小灵通之父” ,不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也再也不想提什么小灵通了。


是谁杀死了小灵通?

2014年,小灵通基站被关闭,宣告正式退出历史舞台,一个时代就此落幕。吴鹰不仅失去了市值70亿美金的商业帝国,在出局时更是寒酸——只有一年的薪水。


吴鹰拥有敏锐独到的目光,当机立断的气魄,让他比其他创业者提前10年尝到了回报的甜头;但他也在上涨的股价和荣誉里迷失自我,膨胀骄傲,妄图只靠一部小灵通就想撑起整个公司。

 

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


有人说,在信息时代,谁都逃脱不了“各领风骚没几年”的命运运,当初拿着9000元创业的周成建,一手建立起美特斯邦威,最后却要在闭店潮中惨淡收场。

 

三星Note7炸机,

炸飞了190亿美元市值。

 

前不久,原本可以成为Google、Facebook“爸爸”的雅虎,最后却像“孙子”一样被贱卖,沦为互联网浪潮的“弃子”,连名字都没保住。

 

Yahoo!位于旧金山的旧广告牌被拆除


创哥看来黯然收场的企业都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不以专业本身为核心。


在宏伟的商业蓝图里,竞争惨烈好比战场。创始人应该具有很强的危机感和自驱力,叫醒创业者起床的不是闹钟,而是自己。

 

始终专注围绕自己的产业和专业,

不被其他利益所诱惑,

只有保持乐观精神和危机感,

才能够驱动团队有良好的支撑能力,

 把公司往前推进!


买袜子请点击:心途袜业

评论
热度(12)
© 写给流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