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是不断克服自己最深重的挫败感

作者:反裤衩阵地 

五月最后一周,我去日内瓦短暂休假。


而我整个人完全静不下来,一会儿看微博,一会儿刷朋友圈,在另一个时区保持着和北京零时差的焦躁与不安。


一个下午,我和当地朋友坐在一个硕大庄园的参天巨树下野餐,喝了两杯酒,我忍不住对他嘚逼嘚心里的郁结,比如持续遭遇的胡搅蛮缠,近半年的工作起落,还有那些充满恶意的人。


朋友耐心听完,说:感觉你身处的环境非常恶劣,可你看你,有能力从大老远飞来,喝着好酒,自在闲聊,还有朋友愿意倾听。所以,我想哪怕再难,你还是做对了大部分的事,不是么?


他话说到这份上,我当然一下子就开朗不少。


但我绝不是想写一篇“旅行是如何治愈我”的散文,或者干脆整几段“吃得了丫鬟的苦,才享得了女王的福”之类的鸡血语录。


我是想告诉你,直到现在,我还在一直努力克服自己最深重的挫败感。


从进入青春期开始,我就知道自己要面对哪些挫败:


我瘦弱、平凡,因为家里长辈灌输的“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价值观,即使是如今,我也依然视健身锻炼为苦力,所以我不擅长任何体育运动,受欢迎的男生们不会与我做朋友。


我家境普通,父母尤其闲散而清高,他们觉得一个人一生最大的成功就是任何时候都不求人,所以即使事关我的前程,他们也不会像别的家长一样花点心思和学校里的老师打好关系,对我做些特殊照顾。我在班级里,除非成绩特别突出惊动了班主任,否则我就算几天不出现或者上课直接睡大觉,老师也不会留意到我。


我在那个时候就已经蛮逗逼的,受欢迎的女生都拿我当陪衬使,有我在左右插科打诨,她们和白马王子的校园纯爱,更有了几分青春电影的欢乐色彩。


可以说,对我的调侃、开涮甚至嘲讽,就没有断过。


我有一本写了10年的日记,记录了我从14岁到24岁,所有感觉难过的时刻。而我想,我唯一做对了的事,就是在每一次自怨自艾之后,会在结尾写上一些“我应该怎么做”的话。比如:


体育不合格,努力了也融不进主流男生的世界,我就发展另一些爱好,看书、听音乐、学素描、研究做饭、跑步……等等这些在当时一个人就可以做的事,成为了至今还令我受益的习惯。记得高二时,学校组织十公里环山越野赛跑,班里的男生激我报名,我应了,却没有让他们看笑话。近200个人参赛,我跑了第36名。好多擅长球类运动的男生,最后全是嘴冒白沫坐在路边呕吐,冲过终点的时候,班级里没有任何一个人想到会是我,他们当然也没有想到,这条路线,就是我一个人的时候,跑得最熟悉的一段。


我没有刻意去讨老师欢心,不过我妈说过的一句话倒被我一直用来鞭策自己。她说:“你知道我们是帮不上什么忙的,但你长大后,无论是出人头地,还是当出租车司机,我们都不会干涉你。”——呃,我当然是不太想开出租,毕竟我省了那么多零花钱买了那么多年的时尚杂志,里面那些花花世界,我想看一看。既然这样,那就努力自己考出去咯。我进高中时入校成绩是全班倒数第十,后来一直稳定在文科班年级前五、六,为了升学率,老师后来也没少对我照看。至今感恩的永远是我的语文老师,那个有着文学梦的漂亮女子,我书读得多些,作文写得要比其他同学华丽些,她看出了我的底子,然后用了大量的时间在课外辅导我进行更深入的阅读,以及在我屡次被挫败感搞得要叛逆的时候,苦口婆心地劝我更专注一些,把难以发泄的苦写成文字送给自己。写作很苦,写作也成了我最得心应手的事。去年出版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在不安的世界安静的活》,自我感觉还像个文学作品,于是拿到手的第一本,赶紧快递回去,拜托家人转送给她。


至于爱情啊、男女关系什么的,变成gay当然不是我面对自己不受女生欢迎的对策。在大家都初恋的年纪,我没有初恋,傻乎乎长大,却也会在日记中劝自己:未来那么长,怎么可能现在就揭晓答案?进了大学我就遇到了生命中第一个令我不顾一切的人,虽然很多痛,但总是值得感激的回忆——不然怎么会知道,遇到真爱时,心跳该是几下,人又如何充满力量。


总之,我的中学时光,虽不美好,却绝不枯燥,我一边督促自己学习,一边发展了不少兴趣爱好。临毕业前,我几乎没有什么挫败感,因为知道自己肯定能去北京念大学,而且同学们还很在乎的那种小团体社交,早已淹没在坂本龙一、萨特……这些人对我发出的声音里了。


大学毕业前后,是我人生另一段极其挫败的时期。


毕业前找得好好的工作,因为年少任性和无知,最终在毕业前最后一个月被单位退档,打回学校,没签成任何协议。


那时候毕业招聘早就结束了,全班同学都有了去处,最被看好的我成了最背的我。散伙饭顿顿吃得丧气,酗酒酗出了一身毛病,然后果然灰溜溜地离了校。


毕业后过了小半个月,找到一份拍卖公司的工作。公司挺不错,薪水很微薄。一个月30天要计划好才过得下去,后来某一次,房东在发薪的前一天上门收卫生费,36元,当天必须收走,多等一天他都不同意。我钱包只有28元,本来是心想怎么都够再用一天就发工资了,结果呢,连带着美国留学好友赠我放在钱包里祝福我转运的一美元“lucky dollar”都一起给了房东。他转身走了,我当场就崩溃了,而且第一次打电话给我妈哭着说好难,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妈除了立即汇款过来,还问我:要不还是回老家吧,总能帮你想点办法。她说出这一句,我一下子就止了泪,说:不行,我留在北京要饭都不要回去。这个故事,我在《致我们总被戳中的人生》后记以及在几个签售会的现场,都说过。印象太深刻,一辈子都忘不了。当天的那种挫败感,是会死人的。


毕业后我就一直想进时尚杂志,可专业不对路,又没人介绍,我往哪儿投简历都石沉大海,根本无计可施。投简历没用,我就开始投稿,模仿杂志的选题写、模仿杂志的选题开发出升级的选题写、策划出全新的选题连同选题结构以及成稿一起写,然后一次次往各家杂志的投稿邮箱里投。那时候,大概还是有人看公司的公众邮箱的,后来我看见有一家杂志在某期用了我某段文字,之后就有相关编辑联系我支付稿费,我立即回复说:我不要稿费,我可以免费帮你写稿,而且可以当天交稿。嗯,我就这样成了撰稿人,然后通过大量的刊发稿件,我进入了一家杂志成了编辑。月薪比我毕业时的起始工资还要低,而,我不但没了挫败感,还多了些自豪感。


这种玩儿命的精神也被我用到了早期博客运营。2006年,搜狐编辑邀请我开博客,不过是为了完成公司下达的一个员工必须拉5个人开博的死任务。我呢,很把这个当回事,开始认真更新,还主动和博客编辑讨论选题。有一次,我的一篇博文被推上了搜狐博客首页,阅读量一下子起来了,还有很多读者留言讨论。你知道的,对于文字工作者,最大的快感,就是看见有人阅读自己的文字。那一次之后,我更卖命了,积极配合博客编辑的每一次选题,哪怕喝得耵聍大醉,我都能半夜爬起来,打开电脑写稿,并准时在第二天博客编辑上班前做完更新。因为这样,我在搜狐写博客的5年期间,无论编辑班子怎么换,她们在交接时都会特意对下一任接班人嘱咐照顾我,因为我是“合作过的最靠谱、最出活儿的博主。”


然后,我的博客被搜狐推红了,“反裤衩阵地”一直就到了现在。


你也许会问:你现在有点小名气,书也出了,看样子过得还行,至少有车有房到处旅游感觉也不怎么为钱发愁了,有种熬出来了的感觉,应该天天感恩吧,还谈什么挫败感?


当然有。


我工作并热爱的杂志停刊的时候,整个编辑部在微信群里各自珍重道别,隔着屏幕都能感觉漫溢的眼泪,我作为创刊人之一并作为招来了大部分编辑的杂志管理者,挫败感尤其强烈。大伙儿说好的要一起努力做一本好看的杂志,还是四散去了网站、别的杂志、公关公司、甚至不得不开始创业。


家里不怀好意的亲戚,成日里对我父母说:我都三十好几了还不结婚,看我微博又没正经工作,虽然出书感觉也不挣钱,难道真的不担心我在北京是否过着正当生活么?我父母当然不傻,但被念叨多了,总有窝火的时候,她们打电话来对我偶尔提及,我除了生自己气,也无法做更多——我不可能假结婚、还没做好准备养育子女,更进不了连小地方的人都知道的大单位。


想尝试新的领域,之前积累再多,也会被人怀疑“没有经验”、“没有背景”甚至“只能写微博”。《在不安的世界安静的活》卖电影改编权的阶段,某个投资人甚至直接对我说:“我根本看都没看你写的是什么,我也不觉得你写得能有多好,你觉得你比XX、XXX(都是他买过版权的知名作家)会写么?我就是缺乏点这种时尚题材的东西,才有兴趣买”。证明自己是最痛苦的事,可我想做的,又对我如此重要,所以我只能在一次次的被挫败后又一次次的把脸勇敢迎上去,直视对方说:我可以的。


还有数不清的背后中伤、恶意辱骂。还不是那种偶尔的、无意的,是反复的、下流的。在待人接物上,我当然犯过不少错,但实实在在被阴、被耍、被两面三刀、被当成假想敌打击,可能我算受过最恶毒、最意想不到、最莫名奇妙……等等最多的一个。


长相、财力、写作、家庭、事业、为人、包括未来……通通被攻击,通通让我时不常怀疑自己。


只是,过往的人生经验终于让我确信:挫败感是常伴左右的人生阴影面,日升日落、月盈月缺,它亦会此消彼长。自己学会往前走,阴影就会落到自己身后,毕竟,光在前面。


首先,人活着要解决的唯一问题是生存。这靠的是技能。赞美和诋毁都剥夺不了你生存的能力。有能力便能持续地创造价值,而创造价值,是人最根本的愉悦来源。


不必像磁铁一样被别人对准你的负极本能吸引,应当庆幸自己是被观察的一个,而不是成为穷极无聊潜伏在别人生活中观察的人。


努力放下一切空想的、偏执的爱恨。反正无论如何,你都不可能靠念力占有或消灭另一个人,而最大的挫败感往往就来自于不可得、与奈何不得。


保持那些谨小的美德:守时、守约、慎独,并强化自律的能力。每个人每一天都有各种想做的和该做的,优先做该做的,才是真正通往自由之路。


人的成长,是学习并掌握更多的能力,以及不断克服自己最深重的挫败感。没有能力,又被挫败感左右,就像一片没有活水又被臭气笼罩的池塘,自然毫无生机。请把自己想象成一片辽阔的大海,让所有好的坏的都成为自己的支流,注入进来,成为海的一部分。


以上,是我这次写给自己、也写给你的“应该怎么做”的话。


对了,我还有一段2004年大学毕业前,我被挫败感深深困扰时的视频,你不妨看一看,那时的我是多么不自信、多么想放弃。??


管它是水逆期,还是毕业季,我们总能从人生的挫败感里学到点儿什么。


愿本文,或者你的挫败感,对你有一些帮助。


也希望你愿意转发出去,给你关心的人看一看。相信我,人在无助的时候,任何微小、正面的声音或经验,都是很有用的帮助。


此致。


[ 每日分享 , 喜欢请关注~ ]

心途文摘丨一切成功均来自积累

我的生命清单丨个人网站

心途户外品牌店淘宝店铺 

独立音乐电台丨给这浮华喧杂的世界一丝安宁


评论(2)
热度(92)
  1. 一路上的太阳写给流年 转载了此文字
  2. miti写给流年 转载了此文字
  3. Hope写给流年 转载了此文字
  4. 植物。写给流年 转载了此文字
  5. 亚特兰蒂斯写给流年 转载了此文字
  6. 九儿写给流年 转载了此文字
  7. 知言22写给流年 转载了此文字
    念给一位刚参加完高考的小姑娘。
© 写给流年/Powered by LOFTER